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仙俠 > 酒劍四方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積德行善

酒劍四方 第六百八十一章 積德行善

作者:涼涼不加班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4 20:32:07 來源:yshuge

-

酒劍四方

老者雙掌斑駁,瞧著便很是狼狽,但雲仲行走江湖多年來,卻很是知曉其中的門道,練刀劍者掌心大多要磨穿個幾十上百回,纔敢言稱說是自己練過一陣子刀劍,虎口崩裂不下百八回,血痕裂瘡,連同破損皮肉堆疊到一處去,堆積出黃紅兩色老繭爛瘡,如此走入江湖的時節,旁人都不消開口仔細問詢,便知曉這位練刀槍時節吃過多少苦頭,當然也就需高看兩眼,這便是江湖當中最起碼的規矩。

常年身在宣化城中混酒喝的這位老漢,雖說是言語很是瘋癲,且時常舉止古怪,十足容易惹人厭煩,可兩掌掌心瞧著卻很是清楚分明,乃是脫身江湖多年,老繭褪去,故而才落得如今斑駁景象,旁人興許不曾在意,隻曉得這位老者時常喜好拽住那些位像是初入江湖的少年郎,好生吹噓一番自個兒所見,忽悠來兩壺酒,但在雲仲看來,老者年紀淺時,多半便當真是下過許多功夫磨練刀招,這才落得個雙手老繭褪去時節斑駁瘮人,如此最不濟,當年也大概身手很是高明。

究竟是很有些兔死狐悲物傷其類,還是想起多年江湖望見的許多苦命人來,就連雲仲自個兒也不曉得心境如何,但唯獨飲酒的心思,驟然寡淡下來,抬步而去,又重新牽起門外青牛,緩緩而去。

正是被黃龍攪擾心性已然煩悶無以複加的時節,雲仲纔想起件事,那位村落中的漢子交付與自個兒的書信,算算時日也該遞交到人手上,雖說那日見那位喬蘭姑娘神情很是古怪,更是礙於身後朱蒯高庸二人看護,不曾多言,但多半依那位喬蘭姑娘伶俐心思,大致也可品出些許滋味來,本就是急不得的事,少年倒也是不曾過於焦急,抵住腦中黃龍作祟不止,勉強坐直身形,朝百瓊樓樓頂上頭望過兩眼。

樓上也有女子斜倚窗欞,朝街巷中探出頭來,麪皮五官倒是輕快靈動,但神情當中,難以看出來丁點歡愉,反而是愁容漸起,眉眼低垂。

恰好是四目相對,少年一時間不曉得應當如何招呼,於是撓撓雜亂鬢髮,咧嘴笑了笑,同女子揮了揮手,而後也冇開口,繼續坐在牛背之上,搖搖晃晃朝自個兒府邸而去。

天色尚早,街巷之中尚未曾有什麼行人,除卻更夫與急事上門的,哪裡還有什麼匆忙人,於這等人人不缺錢財不勞費心勞力的地界之中,好像世上年月都是在此止住腳步來,百瓊樓昨日未曾歸去的公子商賈由打鋪陳上好緞麵,爐填玉腦的屋舍之中醒得,差人送上些醒酒茶湯,略微解去渴意過後,又是頭枕溫玉沉沉安眠,渾然不去在意外頭天色漸明。身在此間醉生夢死,原本就是一件再尋常不過的尋常事,同尋常市井村落當中人人雞鳴遂出的景象,迥然不同。

無需憂心記掛大事小事瑣碎事,旁人累月辛勞,大抵也不過是能換得一壺酒水錢,既是如此,又何須事事記掛到

心上。

喬蘭緩步邁回屋舍,聽樓中有腳步奇輕,就曉得大抵是有些女子或是徹夜不歸公子已然醒得,又是不敢吵鬨,樓中小廝下人就隻得將靴底墊得些棉底,故而腳步無聲響,舉動更是輕快,唯可聽著些許衣角風聲,再無其他。此乃是樓中不成文的規矩,畢竟掌櫃的向來便是極少操勞此等事,起初時節有小廝攪擾了位家世顯赫的公子歇息,恰好是那公子昨夜功夫不儘如意,恰好為人攪擾清夢,當即便是抄起枚藤條,將那小廝當眾抽了個背花,本就是身子骨頗若,險些一命嗚呼。

自打那過後,樓中下人小廝皆儘知曉,為免捱得皮肉苦或是有傷性命,便隻好是將靴底墊上軟棉,哪怕是開合門扇,也需小心謹慎,生怕惹惱這樓中脾性古怪的高門公子。

定定心神,喬蘭重新坐回遠處,拾起那封信件來,仔細回想方纔那位騎牛少年舉動。

分明隻是遠遠瞧過幾回,並不曾有交情,少年方纔抬頭時節,卻是扯動嘴角,無聲遞出幾字來,旋即纔是緩緩而去,毫不拖泥帶水。

彆人倒不見得少年口中那幾字其中意思,喬蘭卻是不然,身在百瓊樓當中總歸有許多百無聊賴閒暇時辰,同旁人相比總是吩咐小廝取來些點心果品,飲茶閒談或是暗地嚼旁人口舌,要麼便是提及前來樓中尋歡作樂公子官人功夫如何,能耐深淺,喬蘭卻是不同,消遣作樂時節,大多是自行閉緊屋舍門,或是前去汀蘭屋中,攜去兩三卷書簡。憑百瓊樓家底,找尋些常人難見的孤本書簡,當然算不得奇難,更何況許多前來樓中的公子王孫,多少腹中皆是積攢起不少文墨,畢竟先生教書,也分個三六九等,才濃才淺,富庶人家自是要請那等似敞口大肚茶壺的先生前來,好生教導後生,腹中文墨需厚實,授業時節更是要說得出。

如此一來,倒是方便自幼偏好讀書行文的喬蘭,時常前去借閱幾卷,落座屋舍正中,由打詩文經傳,到神怪詭俗,從市井民風讀至花間百草,數載一來並無半日閒暇,倒是也將汀蘭折騰得亦是有些讀書啟卷的念頭,兩人時常便是身處屋舍,通讀書簡,腹中學問,實則也是水漲船高。掌櫃的當然是樂於見此,終日之間來來往往之人,大多畢竟是富貴人家,除卻那等終日遊手好閒鬥犬訓鷹的紈絝人,腹內學問斷然是非窮鄉僻壤,隻得憑抄描得文章的寒門秀才,高過不止一星半點,如喬蘭汀蘭這等本就是麵相身姿絕佳的人兒,倘若是腹內再攢下三五罐文墨來,對於那等平日裡見慣空有皮囊而無才學的庸俗女子,無亞於是飲過數載清水,忽然之間得見濃烈鴆酒。

入喉時節慾罷不得,將通體上下五臟六腑都儘是攥到一處,任憑鴆毒發作周身上下燒得無半塊好肉,也總想著將萬貫家財儘數揮霍到區區兩三杯盞鴆酒當中,一來圖個賺取幾日銀兩,二來便是將

這兩位絕豔女子,始終擱到心頭。

也正是出於掌櫃的極擅揣摩旁人心思,知曉為何許多分明娶親過後的公子商賈,為何還要時常前去青樓當中逛個幾回,這纔有喬蘭汀蘭時常通讀書卷,而並無人製止,反倒是二人倘若有所求,樓中人必定是連忙前去外頭,耗費不少銀錢,將書卷送到兩人手上。

自家所釀鮮靈米酒,無論如何解渴去暑,對於嗜酒之人而言,都是不及外頭酒勁奇大,三碗足夠醉倒長階的烈酒,便是大多人生於世間,渾然不自知乃至習以為常的挑口通病,隻怕春秋再換個成百上千回,也難消除。

百草譜當中有言,取汀蘭草漿浸染筆鋒所書字跡,火烤不顯,油泡不現,唯獨可取得體陰女子指尖血水,另取鮮靈汀蘭草,埋過半日方可見得汀蘭草漿所書字跡,外人不知不曉,熟讀百草譜的喬蘭,卻是在少年無聲吐出幾字過後,心神搖動不已。

雖說是不知這位向來無交情的少年究竟為何是吐出汀蘭漿三字,但憑喬蘭心思,已然是揣測到那封書信當中,多半很是古怪,乃至於興許有脫身此間的法子,倒也是由不得多想,瞬息之間,喬蘭便是心頭跳突,但手頭動作卻是不曾急於拆信展卷,而是思量一瞬,又是緩開門扇,將那封書信原封不動擱回原處,而後纔是徐徐邁步出屋舍,自行去到汀蘭房中。

暗處伺候罷七層樓中未歸公子的小廝,自喬蘭去後,卻是自行走到後者屋舍門前,拾起明擺是不曾展觀的書信,狐疑片刻,卻是將腳步又輕了輕,書信放回原位,快步去到三層樓中。

宣化城眼線尚不在少,更何況是眼皮底下區區一座百瓊樓,常有欲鋌而走險的樓中人,無論是一身錦衣華裳的女子,還是時常打算攜取好處的下人,但除非是掌櫃不曾理會,其餘之人多年下來,並未功成,皆是出於掌櫃於樓中所設暗子,遍佈上下,全無疏漏。

“到底是囚於樓中的女子,且人人家世,經上頭那位之手都是查得清清楚楚,掌櫃放心就是,那位喬蘭姑娘除卻似乎有些嫌棄那封家書之外,未曾有丁點異狀,清晨便前去汀蘭屋舍之中,大抵便是要好生閒聊一陣,斷然不會生出什麼禍患來。”

小廝低頭諂媚笑道,身前已然將那頭巴掌大小幼隼放出籠外的中年男子,卻是眉頭緊蹙,使兩指托起幼隼來,思量起好一陣來。

“依你看來,既然是那喬蘭並不在意這封家書,何不直接將這家書焚去,更可絕後患。”

不過說罷過後,男子還是自顧笑笑,朝眼前小廝揮揮手。

“也罷也罷,區區一封家書,給她留下就是了,身在這樓中的女子或多或少都不易,眼見得年歲漸長,得想著積點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