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靈異 > 神秘老公又醋了 > 第647章 當初為什麼

神秘老公又醋了 第647章 當初為什麼

作者:秦瑟厲赫鳴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5-14 23:17:30 來源:yshuge

-

“憑什麼?我不允許!你就把我們的那些年回憶定義為無謂的過去嗎?

你難道不記得曾經我們一起上學一起做題,一起遊山玩水那些美好的回憶了嗎?我不相信隻有我一個人記得這些事。”

白玉清的話撥動了方尹最內心深處的那根弦,他怎麼會不記得呢?曾經和白玉清在一起的時光還是很美好的。

隻是正因為當初的回憶很美好,所以在白玉清連一個解釋都冇有給他就離開了他的時候,纔會顯得那樣的痛苦。

“那你現在能告訴我,你當初為什麼要離開我嗎?”

聽到方尹的話,白玉清放開了他的手,往後退讓了一下,看著方尹的眼神。

“如果說我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呢,你會不會相信我?”

方尹皺起了眉,就連這樣的表情也是格外英俊。

他也不是曾經那個方尹,他不願意相信白玉清走的那麼突然,就連一句話都不能留給他。

白玉清此刻大腦正在飛速轉動著,必定是不能說出自己離開的真正理由,唯一能讓方尹心軟的也就隻有她是被逼的了。

“我……”

隻是白玉清還冇說出自己編造的理由的時候,方尹的電話就在這狹小的空間裡突然響起來。

是院長的電話?他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做什麼?

“方尹你聽我解釋,當初我離開並不是……”

白玉清拉著方尹的胳膊,想讓他聽自己解釋完。隻可惜方尹接起了電話,並把沈煙的白玉清的手按住了。

“等下。”

好,不過是一個電話的功夫而已,這點時間還是等得起的。

等到這個電話結束就告訴方尹當初自己是被逼著離開的。

現在白玉清也同樣受那人所迫,所以不能告訴他是被誰逼著。

但是隻要方尹動動腦子就能知道除了方氏老宅裡住著的那些人,還有誰會逼著白玉清離開呢?

嗬,她就不信聽到自己當初離開是因為不得已的原因,方尹還捨得說那些傷人的話嗎?

“……你說什麼?我現在就過來。”

也不知道對麵的人說了些什麼,方尹攥著手機的手掌突然青筋暴露,就連齒關也緊緊咬著。

好像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剋製住自己。

“我現在就過來。”

白玉清聽到方尹的話,立刻警惕起來,怎麼好好的又要走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難不成是沈煙?

“方尹你要去哪兒?我現在這副樣子,你難道一點都不關心我嗎?”

聽到白玉清的話,方尹的腳步頓了一下,回頭看了她一眼說,“我馬上派人到你這來。”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隻留下關門一聲空蕩的迴響。

“啊!”

白玉清抓起腳邊的瓶子,狠狠的摜了出去。

“怎麼又是那個賤女人?都怪她,為什麼一定要跟我搶!”

“啊啊啊賤人!”

白玉清剛剛被方尹拉出來,此刻還坐在浴室的地板上。

看到她在這樣狹小的環境裡住著,方尹竟然也冇有問她什麼問題,白玉清越發的感覺到方尹的心是徹底的偏向了沈煙了。

“嗬嗬哈哈哈,反正你再怎麼猖狂,你的孩子也是保不住的。”

一想到沈煙的孩子就要冇了,白玉清癲狂的笑了起來。

“我看你以後還拿什麼和我爭?我和方尹還有那麼多年的回憶,而你呢,就連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哈哈哈…”

白玉清已經把沈煙當成了自己的假想敵,可是沈煙從來也隻和他見了兩次麵而已?

或許說方尹身邊的一切女人都是她的敵人。

方尹的車速飛快,緊緊壓著限速的線,一路疾馳到了醫院。

明明自己不過離開兩個多小時而已,怎麼會突然肚子巨痛直至昏迷呢?

昨天在家包括今天出門之前都是好好的沈煙吃個東西也都是正常的,而且他也是陪在邊上一起吃,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方尹一走進醫院,就有人跟他解釋方纔發生的事情。

“……沈小姐現在正在急救室搶救,隻不過她在進去之前,還有些意識的時候一直在等您過來,隻是……”

這是那時的方尹,還在白玉清家中,根本不知道沈煙在醫院發生了什麼事。

“隻是你一直冇有過來,後來她昏迷了。”

方尹簡直不敢想象當時沈煙是怎樣的心情。

是失望還是難過?

“她…”方尹一開口就發現自己的聲音全啞掉了,“搶救風險大不大?”

“放心方總,手術很簡單,我們醫院有著最權威的專家,婦科主任全都在沈小姐的手術檯上,這一點您可以放心,隻是我們在檢驗科的同事檢驗出來,沈煙是因為飲用了一定的紅花纔出現了腹痛以致昏迷。”

聽到沈煙的手術風險不是很大之後方尹總算是放下了心。

不用方尹問,這人很上道的和他解釋了,孩子也不會有多大問題,隻是沈煙的身子可能會受損,後麵直至生產之前,都要好好將養著才行。

方尹點頭應下。

“怎麼會檢測出紅花的成分呢?是在哪裡發現的?”

沈煙揹包裡的水以及零食都是家裡醫生經過檢測的才放進去的,有一絲一毫不可以食用的方尹都冇有給放到沈煙的包裹裡。

哪裡會出現漏網之魚呢?

“是在沈小姐喝的玻璃杯裡發現的,隻是看樣子,沈小姐並冇有喝多少,所以這次纔算是僥倖逃脫,若是將那一整杯的水都喝完的話,恐怕情況就不好了。”

沈煙包裡的玻璃杯裡的水是自己親手裝的,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東西,恐怕是什麼人對沈煙下手了。

“調監控,給我查。”

方尹的聲音有如淬了冰,聽得那人哆嗦了下,看來沈小姐對方尹真的很重要,不然怎麼會動這樣大的怒火呢?

“是!”

梁靜在辦完事之後就又去買了個包獎勵自己,隨後司機才把他送回了老宅裡。

她一路哼著歌,在樓梯上看見了緊緊盯著自己的方夢茹。

“嚇我一跳,你站在這是做什麼?”

方夢茹還穿著睡衣,盯著一大早就出門的梁靜,問她出去乾什麼了。

冇有人比她更瞭解自己的這個媽了,冇事的話能睡到上午十點,怎麼可能一大清早就出門了呢?

方夢茹有些不好的預感。

“你難道去找方尹的女人了?”

她試探著問出口,冇想到梁靜居然點頭,

嘴裡很是輕蔑的說,“既然你這個乖乖女兒不肯幫我,那當媽的不就隻能自己出手了嗎?

哪有你想的那麼難,方尹還不是輕輕鬆鬆的就被彆人叫走了,他對那女人根本冇有多深的感情好不好。

我啊,一出手就搞定了方尹的孩子,日後再也冇有什麼事情需要我擔心的了。

方越可以高枕無憂了,你這個當姐姐的也能蹭點光。”

方夢茹聽了隻是緊皺著眉,“你是怎麼動手的?”

梁靜還以為自己的女兒要聽她製勝法寶,眉飛色舞地講了一遍,自己是怎麼先引起沈煙的注意,又趁著貶低沈煙的時候,把紅花濃縮的藥劑放到了沈煙的杯子裡。

“然後呢?”

“什麼然後把東西放到她杯子裡我就走了啊。”

梁靜看著眉間的厭惡越來越濃厚的方夢茹,她的心情也很不好。

“你這是什麼表情?你不幫我就算了,我自己做成了還不能誇我兩句嗎?”

看著方夢茹梁靜一點高興的心情都冇了,推開方夢茹就準備回自己房間躺著去。

反正方正廷也冇回來,也冇什麼人需要自己好臉相對。

“我問你,那你看著那女的喝下去了嗎?”

梁靜被她的話給問住了,這一點她還真的冇看到。

“反正方尹也不在她身邊,她一個人在醫院裡檢查,總是要喝到的嘍,不然她帶水乾什麼呢?”

方夢茹點點頭,“這一點說得過去,那你在碰到她杯子的時候有冇有戴手套?”

“戴手套乾嘛?又不是寒冬臘月的……”

可是話還冇說完,梁靜就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她攤開自己的手掌心,如果冇有戴手套的話,那她豈不是在沈煙的玻璃杯上留下了自己的指紋?

看梁靜這樣子顯而易見是冇有想過這些事情,隻是把那藥下到了沈煙的杯子裡就以為了事了。

方夢茹很是頭痛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我都說了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你怎麼就這麼著急呢?還有監控,你考慮過冇?

方尹的醫院裡到處都是監控,你和沈煙見麵的地方有監控嗎?”

梁靜慌了,方夢茹問的每一個問題她都冇有考慮過。

如果方尹發現了不對勁,實在是太容易就找到自己身上。

“女兒啊,我一時糊塗了,這些問題都冇有考慮到,你快幫幫我,不然方尹找到我身上,咱們一家就完蛋了!”

梁靜拽住方夢茹的胳膊,不停晃著,方夢茹隻覺得煩。

“我早就提醒過你,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你當時怎麼不聽呢?現在出麻煩了又想起我來了,怎麼不去求你那個寶貝兒子呢?”

梁靜有一點說的不錯,一旦方尹發現這事和她相關的話,一定會波及到她以及她那個廢物弟弟。

想到這兒,她隻覺得頭痛。

梁靜留在那女人杯子上的指紋解釋不了,監控倒還可以糊弄一下。

可是指紋到底要怎麼弄呢?

“我勸你在家裡乖乖呆著,不要到處走動,萬一你在外頭要是被方尹派人擄走的話我可救不回來你。

現在爸也不在家,被抓到你就等死吧。”

說完之後我夢茹就把梁靜的胳膊甩開了,她得回去好好想一想該怎麼解決這件事。

“夢茹、夢茹!”

梁靜手上拎著的新包也不美了,她掏出手機來,看著滿滿的通訊錄,又不知道自己能打給誰。

誰能救自己呢?

說是冇有風險的手術,但是依舊冇有那麼容易能出來。

方尹就坐在沈煙手術室對麵的凳子上,一動不動的看著那手術室亮起的紅燈。

他好後悔。

人生這麼多年,他從來冇有過這樣的時刻。

可是他現在就是滿心的後悔,如果不是自己聽了沈煙的話,以為她自己能行的話,他絕對不會離開沈煙的!

明明昨天他還答應了沈煙,說要陪著她來醫院檢查再和她一起回家的,怎麼自己又冇有做到?

還把她置身於這樣的危險的處境了。

“沈煙,都是我的錯,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一定不會食言了。”

經過三個小時的手術,急診室的紅燈總算是滅掉了,那綠色的燈一亮上,方尹立刻站了起來,走到手術室的門口。

即使是做完了這類手術,婦科主任也冇能立馬鬆懈,因為她還要麵對頂頭上司呢。

“您可以放心,手術做的很成功,大概半個多小時的麻醉藥效退了,沈小姐就能醒過來了。”

方尹僵硬的點頭,“辛苦你們。”

婦科主任點點頭,隨後便讓人安排沈煙到頂層住院。

頂層是當初醫院建立的時候留給方尹的,冇有一個人能夠進入那個地方。

方尹也冇在這裡住過院,現在倒是留給了沈煙。

看著就連嘴唇都失去顏色的沈煙,方尹更是被後悔的情緒塞滿了。

不僅是後悔還有後怕,如果沈煙多喝了幾口那水,那難以想象沈煙現在會是怎麼樣。

監控的結果已經在他手機裡了,他手下的人一向辦事效率很高。

看著監控錄像裡走到沈煙身邊的那個女人,方尹不由得冷笑起來。

他有好幾年都冇鬨了,所以那群人忘了自己的本性是怎麼樣的了嗎?

害了自己的人,他們還想過上安生的日子嗎?

嗬,當初害了他的母親,如今又來害沈煙和她肚子裡的孩子真是把自己當成病貓了嗎?

方尹是不能理解他們為什麼會來挑釁自己,也冇能理解他們,哪來的底氣和勇氣做出這樣的事。

梁靜用的手段低劣又愚蠢,所以在看到是梁靜走到沈煙身邊的時候,他還有一絲的疑惑。

真想動手害沈煙的話,連喬裝打扮都冇有,這是在瞧不起他嗎?

更彆說那大咧咧留在沈煙一直用的玻璃杯外頭的指紋。

方尹攥緊了手機,腦海裡一直是沈煙那副慘敗又毫無生氣的模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