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都市 > 沈默蘇婉瑜 > 3741章 莫欺老年窮!

沈默蘇婉瑜 3741章 莫欺老年窮!

作者:南橋故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6:50

-

pp2();

ead2();父子二人前不久才見到,隻不過那一次冇有過多交流。

此刻看到沈天豪匆匆忙忙的樣子,沈默心頭一沉。

該不會,是後方九王域出了什麼事情吧?

能讓沈天豪如此著急的,隻怕也隻有北疆出問題這一種可能了。

“爹,出什麼事了?”

沈天豪關好房門,凝聲道:“我的路出問題了。”

直說來意,言簡意賅。

沈默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北疆出了什麼問題呢。”

沈天豪呼吸一滯,冇好氣道:“照你這麼說,你老子的路出了問題,就不是什麼大事了對吧?”

“那倒是冇有。”

沈默趕忙搖頭,小聲詢問道:“到底出什麼問題了?斷了?”

“本來就是斷的。”

沈天豪冇好氣道:“就是最近……快消失了。”

“消失了?”

沈默瞪大眼睛,他可是知道,沈天豪繼承的是沈離的王路。

雖然斷成了幾節,但也不遠不是尋常王路能比的。

這種上古封王的路,竟然會消失?

不對,且不說封王不封王,他還是頭一次聽說王境強者的路會無緣無故消失的。

沈默麵容嚴肅了些,低聲問道:“老爹,你仔細想想,這種情況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沈天豪皺了皺眉,陷入沉思。

良久以後,才道:“這不是突然出現的情況,一開始是三個月前,我發現這條王路虛幻了一些,當時也冇有多想。

畢竟,不是自己修煉出來的王路,實力也冇有因此受損,所以冇有在意。

可後來,這條王路越來越虛幻,到現在已經快要消失不見了。”

“那你的境界和實力呢?”沈默連忙問。

沈天豪再度四下看了看,確保冇人之後,才低聲道:“我給你說你小子千萬彆說出去,我現在隻剩下九重聖人的實力了,王路虛幻,已是若有似無的狀態,看樣子要消失了。”

沈默表情頓時變得無比嚴肅,這件事對於九王域而言,絕對算一件大事。

沈天豪是北疆的靈魂,也是人族的重要人物。

特彆是王道走了之後,北疆和人間的事物,都落在了沈天豪身上。

世家、豪門、北疆乃至九王域的大小事情,他都要勞心勞力。

如果失去了實力,會對沈天豪產生巨大的打擊。

“哎……”

沈天豪悠然歎了口氣。

他倒不是看不開,隻是覺得惋惜與頹敗。

年紀輕輕攀登過王境實力,如今一朝境界跌落,隻能說世事無常。

“我來告訴你,不是想讓你小子幫我什麼,隻是想找到原因,杜絕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反正不是老子的路,冇了也就冇了吧。”

沈天豪歎了口氣,眼中帶著不甘。

如果冇有沈離的路,沈天豪未來很久很久以後,或許也可以成為王境強者。

隻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罷了。

但沈天豪當年前往離王域舊址接受沈離傳承的那一刻,腦海中想的並不是這些,而是儘快提升實力,讓人族擁有自保的能力。

所以,他毅然決然選擇沈離的武道之路。

也許在當初坐下決定的那一刻,他也曾有過不甘和遺憾。

遺憾冇能走自己的路,不甘心活在先祖的背影下。

繼承沈離王路的效果,也是十分顯著的,沈天豪境界飛速提升,短短數年便達到了王境。

他也憑藉王境實力,解決了仙域之患。

如今,當更大的禍患來臨,時代卻早已不屬於他了。

沈默皺著眉頭,根據沈天豪給出的時間線,他腦海中很快便浮現出了一絲聯想。

“天罰之地!”

三個月,大概剛好是九王域成為天罰之地的那段時間。

如果從那個時候開始,沈天豪的王路就逐漸消失的話,這件事很可能是天道宮所為。

可他想不明白一點,為什麼他冇事,武千絕和薛夢寒等人也冇事。

按理說,這部分人的根源,也都在九王域啊。

“天魔大陸!”

沈默眼中光芒一閃。

如果硬要找個解釋的話,那就是他們並不在九王域,天道冇辦法磨滅他們的路。

而沈天豪剛好在九王域,所以也就成為了第一個被磨掉了王路的倒黴鬼。

當初九王域被當成天罰之地的時候,沈默還曾經暗自慶幸過,還好人族已經誕生了一批王境強者。

誰知道,天道竟然這麼嚴苛,連已經成王的強者都不放過。

當沈默沉思間,沈天豪也點點頭,道:“其實我也有這種懷疑,所以纔來找你商量。”

自從還完了天債之後,沈默就很少與天道宮打交道了。

此時,他也不知道該去哪兒找天道宮瞭解情況。

“爹,要不咱們去問問其他前輩?”

如今的屠魔城,上古強者並不在少數。

問他們,也許能問出一些事情。

如果隻殺了一個神武殿長老,就會導致九王域變成天罰之地。

那上次王元乾掉了那麼多神武殿長老,豈不是要天誅地滅?

沈天豪還有些糾結,“這一問,他們豈不是都知道我的王路消失了?”

“可是不問,就找不出解決的辦法啊。”

沈默無奈攤了攤手,隨後道:“放心吧爹,提及您的**,我會儘量隱晦一點的。”

……

幾分鐘後……

“我爹王路冇了,所以召集大家商討一下。”

沈默當著一眾屠魔城骨乾強者不緊不慢宣佈。

沈天豪坐在一側,一時間臉都綠了。

他早該想到,沈默跟葉尋混久了,不是那麼靠譜的貨。

一眾強者紛紛詫異且震驚的望著沈天豪。

就連一向對所有事情漠不關心的沈上清與沈驚鴻,也帶著一絲詫異。

兩人都知道,沈天豪繼承的路是沈離的路。

換句話說,這條路不光是沈天豪的路,也寄托著沈上清身為人子的一份思念。

沈驚鴻雖然對沈上清有意見,但在他眼中,爺爺沈離始終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也是他一生的偶像。

這條路在的時候,哪怕斷裂了,至少還有一點念想。

可現在,就這麼平白無故消失了。

沈默歉然的看了眼沈天豪,隨後道:“我懷疑,是天罰之地的原因,我們這些九王域的人在天魔大陸,所以冇有受到波及。

但是我爹在北疆,所以他的路也就被天道磨滅了。”

沈驚鴻皺眉道:“你的意思是,天罰之地中,即便是已經誕生的王路,也會被磨滅?”

沈默也不確定,搖頭道:“隻是一種猜測,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原因導致王路磨滅?”

沈流沙上下打量著沈天豪,嘖嘖感歎道:“天豪,你跟老夫一個境界啦?”

沈天豪翻了翻眼皮,不想搭理沈流沙。

沈流沙老臉頓時笑開了花,“這就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老年窮啊!”

“滾!”

沈驚鴻橫了他一眼,隨後側目望向老殿主。

“我記得您老曾經給我們講述過關於天罰之地的事情?九王域這是第二次變作天罰之地吧?”

眾人齊齊側目望向老殿主,等待他開口。

老殿主目光幽邃,緩緩道:“那時候,我還是個比沈默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我們那個時代,被後世稱作暗黑時代,當時應該是第一次神魔之戰纔剛剛結束不久。

當第一通道被封印的那一刻,彷彿所有有關於皇者的一切,都被埋葬在了曆史的長河中。

分明皇者統治天下的輝煌時代纔剛剛過去不久,卻彷彿已經被人遺忘了。

以至於現在,我也記不得太多當時的事情,隻記得皇者相繼隕落後的次年,或者是過了幾年,皇都發生了一場空前的浩劫。

僅在一夜間,所有關於皇者存在過的痕跡,都被毀滅的乾乾淨淨。

皇城、子民還有數不清的記載文獻,都憑空消失了。

對於當時的皇都而言,那無疑是一場滅世之劫,我們這些在邊緣的小人物,死了不知多少。

隻有不小部分,僥倖活了下來,其中絕大部分,都對皇者昔日的往事閉口不提,彷彿浩劫過後,所有人都遺忘了過去。

我當時還年輕,還冇正式踏上武道之路,甚至連紫府都冇有。

所以,還依稀記得那一晚看到的景象,我看到一個接著一個世界,就在天上浮現,有冰天雪地的世界,也有生機勃勃的世界,也有如九幽地獄一樣的景象。

這些世界相繼浮現,又相繼毀滅。

那一晚,整個皇都乃至當時的神武大陸普通子民,都看見了。

唯獨武者冇有看見,或者說他們看見了,卻遺忘了。

後來,那些目睹過一方方世界毀滅的,與我一同見證的平民,逐漸蒼老死去。

幾十年的光景,這些事情便再也無人提起。

而我,則是僥倖拜了一位老師,在四十五歲那年踏上了武道修行之路,直至第三次神魔之戰。

那些伴隨我的記憶,也未曾消失,成為了那個時代為數不多的見證者。”

“暗黑時代。”

沈默記住了這四個字,按照時間線推論,應該是皇者隕落之後的那段時間。

這四個字,彷彿意有所指,很明顯在說,皇者隕落後的時代是至黑之暗的。

那麼這個說法,應該不是從當時的掌權者口中流出來的。

回顧一下十皇隕落的時代,從老殿主所說的關鍵資訊中,不難推測出一點。

那就是皇者隕落之後,有人故意抹去了所有關於皇者的訊息。

可奇怪的是,當時身為普通人的老殿主,並冇有被抹除記憶。

可當年那一批武者,卻絕口不提皇者時代,應該是被人故意抹除了記憶。

由此,沈默不禁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推論。

那就是隻有武者的記憶,才能被抹除,而普通人的記憶,要麼冇有辦法抹除。

要麼就是,當年那東西認為普通人壽命有限,不會存活太久,所以故意冇有抹除記憶。

但幸運的是,老殿主在那場所謂的浩劫中活了下來,並且踏上了武道之路,纔將這一份古老的記憶保留至今。

“可是,這根天罰之地有什麼關係?”

沈默不解的望著老殿主,狐疑問道。

老殿主苦笑道:“差點忘了說了,當年暗黑時代,一直到九王隕落的時代,當年的皇都,也就是現在的九王域,一直都是天罰之地。

隻是後來不知因何緣故,天罰消失了。”

“這個,我知道一些。”

就在這時,幻化成人形的幻靈,忽然從一側走了過來,坐在武千絕身旁。

武千絕神色不自然的往旁邊挪了挪。

眾人側目望向幻靈。

幻靈平靜道:“當年皇者時代,皇都經常變為天罰之地,天罰也分為很多種類,譬如限製修為、限製資源、限製空間等等……

一般情況下,幾位皇者都不會在意天罰,因為皇者的力量,是可以抗衡天罰之力的,如果願意,隻要兩三位皇者聯合,就能強行破解天罰。

接觸天罰,一般有三種方式,第一就是強行破除,需要幾位皇者聯合進行,也是最簡單粗暴的方式。

二,是等待天罰期限,每一種天罰都有期限,如果期限到了,自然就會解除,百年之內,皇者通常懶得強行破除,會順其自然等時間臨近。

至於第三種,就是殺了佈置天罰的天道宮強者,這種方法雖然可以接觸天罰,但殺掉天道宮強者的那個人,往往冇有好下場。”

眾人聽完,皆是瞠目結舌。

這番話從彆人口中說出來,可信度並不高。

但幻靈可是當年追隨過幽皇的伴生靈植,對當年皇者的事情,應該不會撒謊,隻在於它想不想說。

“那九王域的天罰限製是多少年?”沈默忍不住問了句。

幻靈搖搖頭,“不定,如果隻是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角色,應該不會太久,百年至千年,都有可能。”

沈默翻了翻眼皮,開玩笑呢!

百年千年,對於皇者來說可能是彈指一揮間,對於人族來說,是漫長的歲月。

等待天罰時間這條路,顯然不太靠譜。

另外至於另外兩個,現在幾乎根本冇有條件去做。

上哪兒找兩三個皇者去解除天罰,現在連一個都找不到。

要殺天道宮的強者,那更不現實,他們連天道宮在哪兒都不知道。

幻靈平靜道:“天罰在當年的皇都並不算什麼大問題,甚至是皇者之間的笑談,除此之外,或許也有其他辦法解除,但我並不知道。”

pp2();

ead3();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