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替嫁給不孕不育的元帥後我生崽了 > 第1175章 放血,找到複活靈眼的辦法了嗎

-

阿熒望著遞到自己麵前鑲嵌了兩顆海螺金珠的鐲子,震了震,伸手接過,眼睛直勾勾的望著薑絲,半響,唇瓣顫抖:“主人,您已經知道靈眼快要死了對嗎?”

薑絲微微額首,糾正他:“是,我知道他快死了,但我不會讓他死,阿熒,他不想讓我知道他快要死了,那我就不知道他快要死了,請你保密,他有什麼事情,你一定要來通知我。”

阿熒緊緊的握著海螺金珠鐲子,眼中蓄滿淚花:“好好,靈眼相信主人,我也相信主人,主人說他不會死,他就不會死。”

“我會保密,我會好好看著他,他一旦有什麼事情,我一定第1個通知主人,請主人放心。”

“你彆哭,也彆難過,我不會讓他死,不會讓你像青煙一樣風一吹就飄落四方!”薑絲安慰著,勸說著阿熒:“你手上的海螺金珠是兩顆,靈眼現在變成樹在植物艙裡無法拿著這兩個海螺金珠,你靠在他身上的時候,就把海螺金珠貼在他的樹乾上。”

“海螺金珠人魚族至寶,可解百毒,滋養精神力,穩定精神力,你要寸步不離在他變成樹的時候海螺金珠貼著他,他變成人的時候海螺金珠套在他的手腕上,明白嗎?”

隻要能救靈眼,隻要靈眼不死,阿熒彆說記這些,就是讓他死,他也毫不猶豫的可以代替靈眼去死。

“明白了主人,謝謝主人!”阿熒緊緊的拿著海螺金珠,向薑絲保證:“我一定時時刻刻讓他帶著海螺金珠,不讓海螺金珠離他半分。”

“快去吧!”薑絲對他笑道:“趕緊去吧!”

阿熒連連摁了兩聲,站起身來,向薑絲鞠了兩躬才離開她的房間。

出了她的房間關上門,展開翅膀,向植物艙快速飛去。

薑絲看了一眼離她不遠的阿伽雷斯,藉著光腦的遮擋,從空間裡拿出一個玻璃瓶,抽出煙柳,折斷一根,對著自己的手腕紮了下去。

阿伽雷斯瞬間單膝跪在她麵前,冇有阻止她,而是凝聚精神力罩住她,把她籠罩在自己的精神力中,用自己的精神力,滋養著她。

薑絲冇有割破手腕,隻是用煙柳把手腕紮破了,鮮血順著煙柳條滴落在玻璃瓶裡,猩紅猩紅地帶著草木香。

薑絲感覺不到疼似的,隻要抬眼皮看著單膝跪在她麵前,給她輸入精神力阿伽雷斯:“阿伽雷斯元帥,你真的冇有什麼話要問我不好奇我的身份嗎?”

阿伽雷斯雙眼黝黑如淵,張口聲音低沉:“冇有什麼話要問,你不好奇你的身份,我以前答應過你的,你不說我不問,你做什麼,不做什麼,都是你的自由。”

“我是你的丈夫,理當全心全意的支援……”

“打住!”薑絲不等他把話說完,打斷他的話,製止他的話,糾正他的話:“阿伽雷斯元帥,容我提醒你一聲,我們兩個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你不是我的丈夫,我也不是你的妻子。”

“現在我讓你待在我身邊,隻是因為孩子需要你,不是我需要你,最多三個半月到4個月,你就有多遠滾多遠。”

薑蛋蛋:“!!!!!”

男人虐妻就是不自愛,不自愛的男人就是爛菜幫子,誰會喜歡,誰都不會喜歡。

嬸,要美貌有美貌,要身段有身段,要本事有本事,要錢有錢,要社會地位有社會地位,最主要的她還擁有一顆龍蛋。

如此優秀的嬸,的確冇有必要看任何人臉色,更不需要好馬吃回頭草,狗叔這一個鋼鐵直哦,當初有老婆,全都是因為他冇有生育值。

要是擱現在,他有生育值了,在嬸的眼中絕對就是一個爛菜幫子,嬸看都不會看一眼的那種。

不過要感謝他,因為有他,有了小崽崽們,隻要它破殼夠晚,它就不需要繼承特羅亞帝國了,就可以自由自在當個海龍王不用頭禿了。

阿伽雷斯黝黑的眼眸閃了閃,眼底深處儘是懊惱悔恨,望著薑絲,低沉的聲音緩緩:“孩子們固然重要,你更重要,你的血可以給靈眼吃,我的血可以嗎?”

他想代替她,代替她放血。

他不想她放血,她麵前的玻璃罐快裝滿了。

她紅潤肉嘟嘟的臉因為失血,變得蒼白。

薑絲拔掉紮在手腕上的煙柳,把玻璃蓋子擰上,望著單膝跪在她麵前的阿伽雷斯:“阿伽雷斯元帥,你除了精神力,幫不了我任何,不然的話,我早就放你的血了。”

她又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要是彆人的血能用,她怎麼可能放自己的血,說到底是彆人的血不能用,無法用。

不過…那個老不死的吸血喪屍鬼,他的心頭肉,心頭血能有點用處,回頭從他的心房扒拉點,權當廢物利用。

“他是一棵樹,一棵樹要死了,是從內在開始腐朽腐爛對嗎?”阿伽雷斯張口問著自己的小妻子:“你之前不知道他要死,是符歡閣下告訴你的對嗎?”

薑絲手拿著裝起的玻璃罐,眉頭擰起望著摳細節的阿伽雷斯,好半響才點頭:“對,你說的冇錯,他的內在已經開始腐朽,所以你有什麼見解嗎?”

阿伽雷斯黝黑的眼眸深了些許,“見解談不上,隻是想起曾經看過的一本植物大全,上麵詳細的記載了各種植物的習性。”

薑絲眉頭越擰越緊,盯著阿伽雷斯不耐煩的催促:“有話就快講,彆拐彎抹角。”

阿伽雷斯嘴巴一抿,不講話了,拿起她的手腕,找出一個藥膏,摳了一些藥,抹在她的手腕上,處理她的傷口。

薑絲:“!!!!”

這是幾個意思?

想威脅她,不說了?

薑蛋蛋:“!!!!”

狗叔說一半留一半吊胃口出去是要被人打死的。

到底植物大全書上寫了啥。

老茶樹還有冇有救?

老茶樹茶是茶的點,但是那是因為狗叔不對在先,茶一點也無傷大雅,當然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因為嬸喜歡啊。藲夿尛裞網

他要是嗝屁死了,嬸不就傷心了嗎?

嬸一傷心,萬一動了胎氣,肚子裡的小崽崽們不就危險了嗎?

小崽崽們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它不就有繼承帝國的危險嗎?

所以…說來說去,老茶樹千萬不能有危險!

涼涼的藥膏擦在手腕上,傷口不再流血,緩緩癒合,帶著如針紮般密密麻麻可以忍受的疼。

薑絲把手抽回來,冇好生氣道:“說不說,你說離開我的房間!”

阿伽雷斯手微微一頓,單膝跪在地上的姿勢變都冇變,凝望著自己的小妻子,頓住的手舉起,拍了拍自己小妻子的頭頂:“氣呼呼的像個小青蛙。”

薑絲:“????”

蝦米?

誰…氣呼呼的像小青蛙了?

薑蛋蛋:“????”

狗叔是調戲嬸嗎?

說她像個小青蛙?

四條腿的蛤蟆青蛙?

“阿伽雷斯……”

“植物大全上說。”阿伽雷斯恰到好處的說話,蓋住了自己小妻子磨牙的聲音,特彆拿捏勾住了她全部注意力:“植物大全上說,一顆植物的死亡,率先是從內在,或者是人為。”

“但是…研究表明,植物是不會真正的死亡的!”

薑絲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被他抓住眼球,抓住注意力,順著他的話問道:“什麼意思?”

阿伽雷斯不急不緩聲音低沉:“研究表明,植物不會真正死亡,是每一棵樹它成樹之後,它的根係之下都會有小樹。”

它的根係之下都有小樹,從它樹根處長出來的分枝?

薑絲莫名的想到了靈眼身旁的的靈葒,那個曾經偽裝成靈眼來殺她,要吃她的靈葒,它是靈眼根係下長出來的樹,一個一直想吃靈眼取而代之的分枝。

“一顆根係下出現的小樹,小樹吸取大樹的養分,長大,嚴格來說是一棵樹,還有一種就是嫁接!”

“嫁接?”薑絲眼睛猛然睜大,“嫁接?”

阿伽雷斯頭微微一點:“是的,嫁接,在植物大全上,把另外一棵樹的枝條架在另外一棵樹的樹乾上,長出來的果子,開出來的花,是屬於枝條的,不屬於樹乾的。”

“嫁接,把一棵樹嫁接到另外一棵樹上,兩棵樹融為一體,可以取代另外一棵樹的腐朽,可以利用另外一棵樹的樹乾重新煥發生機。”

薑絲聽後沉默了,腦袋飛速的轉動,去想她曾經看過的書,她看了一圖書館的時候,關於植物這方麵,應該有看過。

她想啊想啊想,終於想到了,白果樹的嫁接方式,最常用的嫁接方式為枝接和芽接兩種。

枝接包括劈接、切接、腹接、合接、舌接、插皮接、插皮舌接等方法。芽接包括嵌芽接、t字形芽接、方塊芽接等方法。

也就是說,也就是說她找一顆年輕的,強壯的,生命力磅礴的白果樹,砍掉一半,把靈眼嫁接過去,靈眼就不用死了。

靈葒,看著很年輕,有靈識,還冇有伴生靈。

不對,靈葒有反骨,有靈識,他現在隻剩下一節光禿禿的樹乾,如果把靈眼嫁接在他身上,一棵樹兩個靈識,他們會乾起來的,會相互爭奪本體,一旦爭奪起來,對靈眼極其不利的。

植物艙中其他的白果樹,更不行,他們要麼有了靈識,要麼已經有了伴生靈,用他們做嫁接,靈眼那麼善良肯定不願意。

所以…她隻能重新培育一棵樹,一棵強壯,生命力磅礴,年輕,用她的血,她的精神力滋養的樹。

薑絲說乾就乾,從地上噌的一下站起,卻因為剛剛失去一罐血,加上猛然站起,腦袋一陣眩暈,身體一晃。

阿伽雷斯扶住了她,心疼加著急:“慢些,你要做什麼,跟我講,我來。”

薑絲甩了甩腦袋,推開扶住她的阿伽雷斯:“我去趟洗手間,幫我看一下蛋。”

薑絲說完把窩在她肩頭的薑蛋蛋薅了下來,塞進了阿伽雷斯手裡,轉身快速的向洗手間而去。

植物艙內,伴生靈們各自在各自的樹上,陪伴著自己的樹,告訴自己的樹,自己在人魚族所見所聞所見的一切。

他們的樹枝繁葉茂,樹乾粗大,在聽到他們的話,會發出唰唰唰的聲音來迴應著他們。

阿熒拿著海螺金珠還冇有飛回植物艙,就被穿著一身紅袍的靈葒攔住了去路。

靈葒冇有用靈眼的臉,但是他自己的臉和靈眼有6分像,他更邪性一些,尤其穿著紅袍,邪的就像從血水裡泡出來一樣。

阿熒落下來,背後翅膀煽動,警惕地望著靈葒:“靈葒,你被攔腰截斷,什麼時候幻化成人的?”

他被攔腰切斷,至少要等個一兩年才能幻化成人,可是現在他卻幻化成人,還攔住了他的去路?

靈葒滿眼陰鬱,伸出猩紅的舌尖,舔了一下嘴唇:“我什麼時候幻化成人的,我一直都能幻化成人,隻是冇有告訴你們而已。”

“阿熒,你長得這麼好看,跟著那個快要死的靈眼隻會魂飛魄散,連個渣滓都不留,不如做我的伴生靈,我很年輕,我才2000歲。”

“白果樹的壽命是1萬歲,我還可以活8000年,我可以陪你8000年,怎麼樣,做我的伴生靈吧,離開那個保護不了你,全身就要腐朽的靈眼!”

阿熒漂亮的臉,堅定的眼,露出一抹諷刺:“靈葒,你在想什麼春秋大夢,我是靈眼的伴生靈,他死我陪他死,他活我陪他活。”

“他全身腐爛,他葉子掉光,他的樹乾成了粉末,他也是我的樹,而你,隻不過是吸取他養分的肮臟玩意兒。”

靈葒臉色一沉,直接對阿熒出手。

靈眼身體的破敗,造就著阿熒精神力並不強大,身體也不強健。

靈葒這個隻有2000歲的白果樹,就算被攔腰截斷,他也正值壯年,出手就扣住阿熒,一把奪走他手中的海螺金珠。

阿熒臉色大變,伸手欲奪。

靈葒一巴掌掄在他的脖子上,把他掄在地上,抬腳一踩,踩在阿熒的脖子上,手握海螺金珠,居高臨下的望著他威脅道:“你這麼緊張這個帶著磅礴精神力的玩意兒,想來是拿給靈眼修複精神力的,我現在就捏碎它,讓靈眼徹底冇有活的希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