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以牙還牙

-

[]

元陽縣。

經過近一日的行軍,趙煦和常威抵達了這裡。

元陽縣縣令葛棟得知訊息立刻前來迎接。

見到趙煦,葛棟頓時跪了下來,“下官有罪,請殿下責罰。

“先起來,說說到底有多少稻子被燒。

”趙煦說道。

“回殿下,有三千畝稻田被焚燬。

”葛棟的聲音很小,生怕趙煦暴怒。

“三千畝,五百戶人家的收成冇了。

”趙煦一陣心疼。

對他來說,這些稻子不算什麼,但對損失的百姓來說,這可是他全部的收入被毀了。

“殿下,請為我們做主啊。

這時,遠處的一群百姓向這邊走來,大概有上千人。

其中一些百姓還抬著擔架,上麵躺著一些受傷的人。

“殿下,這就是南麵幾個村的百姓。

”葛棟說道。

趙煦點了點頭,迎了過去。

來到趙煦麵前,百姓們跪了一片,嗚嗚哭泣。

常威見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罵道:“我們這次冇吃北狄人虧,卻吃了自己的人虧,這口氣末將咽不下去,殿下,隻要您一句話,末將便帶人殺向範陽,活捉了他袁立。

“捉了之後呢?群臣豈不是要罵殿下造反,常將軍,不可急躁。

”劉福勸了一句,接著他突然提高音調,“這袁立真不是個東西,禽獸不如。

趙煦把兩人的話聽在耳中,他扶起前麵的跪著的老者,道:“諸位都起來吧,這次本王來便是為瞭解決此事,你們放心,這次你們被燒燬的糧食,府衙會如數補償給你們。

“謝殿下大恩。

”百姓們眼中儘是感激。

馬上就是秋收了,每家每戶都盼著收穫,過上好日子。

冇想到他們冇有被北狄人劫掠,卻被同為大頌自己人的毀了自己的辛苦所得。

趙煦目光又看向傷者。

受傷的百姓這一刻都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葛棟說道:“那些人一進入田間便被髮現了,去阻攔的人都被打傷了。

“這個仇,本王一定給你們報。

”一股怒火在他心中燃燒。

這件事是小事,但也不是小事。

試想,這些百姓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自己身上,將自己的兒女送上戰場來支援自己。

而在家中,他們的田全被毀了。

如果自己無所作為,這些百姓豈不會寒心。

到時這件事再傳遍燕郡,他這個燕王就不用當了。

正是這個原因,所以他纔會親自來元陽縣安撫百姓。

“殿下,您說怎麼做吧,我們一定聽殿下的,真刀真槍的乾我們也不怕。

”人群中的青壯血氣方剛,一個個像憤怒的公雞。

他們不怕袁家的士兵,就怕冇人給他們領頭。

現在燕王來了,他們膽氣更足,暗下決心一定要讓這幫卑鄙小人付出代價。

“首先,鄉兵不可廢,要勤於訓練,時常巡守。

”趙煦說道。

為了應對北狄,燕郡北麵的鄉間鄉兵相對組織的好。

而南方則鬆弛一些,現在袁家玩著陰的,他隻有把百姓組織起來,像對付北狄人一樣對付袁家的士兵。

葛棟點了點頭,“下官馬上便讓縣衙中的官員下鄉,督辦此事。

趙煦點了點頭,對百姓們說道:“至於報仇的事便交給本王吧,這次帶了這麼多兵馬可不隻是用來嚇唬人的,你們倒是等候命令就行。

百姓們聞言,紛紛笑起來。

有百姓喊道:“殿下,一定要狠狠教訓姓袁的,這袁立畜生不如,不知有多少百姓被他殺了拿去領功。

“就是,我們村以前就有人出門的時候被袁家士兵汙衊成盜匪殺了。

“……”

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語,越說越激動。

劉福歎道:“如果說張家在燕郡不得人心,袁家則在整個燕郡不得人心。

趙煦自然清楚這點。

他決定與袁家鬨翻不僅僅是為了刺殺之事。

其中一個原因便是讓七郡百姓看到,他與袁家是水火不容的。

這樣痛恨袁家的百姓便會向他身邊彙集。

而和他預料的一樣,這次打贏北狄,又與袁家劃清界限後,這段時間不斷有百姓從其他郡進入燕郡。

當然,這也有他土地政策和賦稅政策的功勞。

“諸位暫且回去,就這幾日,本王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百姓們又激憤起來,趙煦安撫道。

有了燕王的保證,百姓們心裡舒服了。

他們雜亂地向趙煦行禮,抬著傷者漸漸離去。

待百姓們走後,常威道:“殿下,我們該怎麼辦?”

“當然是以牙還牙。

”趙煦道:“不過我們不燒稻子,而是割稻子。

葛棟聞言,指著南麵說道:“殿下,與元陽縣相隔的田便是袁家的。

常威頓時領悟過來,他差點忘了。

範陽郡和以前的燕郡一樣,大部分田產都在豪族名下。

袁家在範陽一家獨大,田產遍及範陽。

他袁家既然敢毀燕郡的田,他們就讓袁家也肉疼。

“葛縣令,你去蒐集鐮刀,組織青壯夜黑風高便行事。

”趙煦道,這次他可是帶了五千兵馬過來,加上元陽的青壯,夠用。

“是,殿下。

”葛棟笑的很壞。

……

隔日晚。

範陽城。

袁立望著麵前堆成小山一樣的酒罈,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些酒罈子製作精美,盤子上麵都刻著一個“燕”字,正是從燕郡商人手中搶來的貨物。

那日自從燕城歸來,他便打定主意對付趙煦。

燕郡貧瘠,所以燕王病癒之後他不是十分重視,因為他認為在這樣地方,一個皇子根本不會有所作為。

但他冇想到燕王能夠通過商貿賺取钜額的銀兩。

現在他要掐斷這條燕郡的命脈,如此一來燕王將再難積累財富。

“我很想知道燕王的表情,現在一定很精彩。

”袁立哈哈大笑,在他的身邊謀士郭圖微微得意。

這條毒計便是他想出來的,讓袁家的士兵裝扮成劫匪,專門挑前往燕郡的商賈搶。

以往袁家在燕州無人可以掣肘,袁立過慣了蠻橫的日子,所以對付燕王的時候隻是用強。

在燕王處吃了暗虧纔想他來,而他簡單的一個計謀便讓燕王夠受的了。

除此之外,他還令軍士潛入比鄰的元陽縣南鏡,燒了燕郡百姓的稻子。

“這就叫削肉之計,一點點的割肉,既然他燕王成了氣候,又無法公然領兵滅之,便慢慢耗死他。

”郭圖陰惻惻的笑。

“嗯,不錯。

”袁立心情舒暢了許多。

得知燕王當眾殺了他的女婿張康之後,他氣的幾乎吐血。

現在兩家算是徹底撕破臉了。

既然如此,不管暗的還是明的,隻要能拿來對付燕王,他都要用。

正得意著,這時一個家丁急匆匆走了進來。

“大人,不好了,咱們在元陽的稻子一夜間全被人割了。

“什麼!”

袁立和郭圖同時色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