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無恥

-

[]

“穆勒洪真。

從陰山吹拂而來的山風捲動著草原上的牧草,發出陣陣沙沙之聲。

北狄軍中,一人在數百騎兵的簇擁下立於最前麵。

雖然看不清那人的麵目,但從此人坐於馬上的氣度,他便判斷出定是穆勒洪真。

“父皇。

”拓跋文望向自己的父親,手心裡俱都是冷汗。

雖然西涼也有自己的河套養馬地。

但是西涼不是遊牧部族,不像北狄人善於養馬又馬術精湛。

且西涼立國起,人口主要依靠從周邊劫掠,構成複雜。

這樣的情況下,西涼一直無法組建如同北狄一樣的大規模騎兵。

軍隊中主要以步兵為主。

騎兵方麵隻比大頌強一些。

這次為了會盟,西涼僅剩的六萬騎兵俱都出動。

但現在與北狄鐵騎相比,他還是心中冇底,因此冷汗直冒。

如果現在北狄對他們發起進攻,隻怕此番他們將有來無回。

拓跋昊瞥了眼拓跋文,深深吸了口氣,從馬上躍下向前走去。

這時,北狄士兵在兩軍的中間擺上了一張矮桌。

穆勒洪真在將領的簇擁下到了矮桌旁坐下。

望見這一幕,他自然不敢耽擱,同樣帶著十餘個將領大步走了過去。

“請坐,西涼皇帝。

”矮桌北側,穆勒洪真饒有趣味打量著拓跋昊,伸出手示意他坐下。

“謝謝,尊敬的可汗。

”拓跋昊見穆勒洪真滿臉是真誠的微笑,心中稍微放鬆。

坐下時,他看了眼上麵的酒壺和酒碗。

“倒酒。

”穆勒洪真說道。

得令,鐵木塔拿起酒壺給兩人身前的酒碗滿上。

端起酒碗,穆勒洪真示意了一下,將酒一飲而儘,發出“啊”的一聲讚歎。

拓跋昊見狀,同樣一飲而儘。

“西涼皇帝,你可品出這酒有何不同?”穆勒洪真盯著拓跋昊的眼睛。

“如果我冇有猜測,這應該是大頌燕王釀的酒。

”拓跋昊道。

穆勒洪真點點頭,“的確如此,我們草原冬季酷寒,所以人人喜歡烈酒,以往從來冇有酒如此濃烈,所以即便我屢次禁止草原上的商賈購買燕王的酒,但依舊無法杜絕,即便是王帳的大王也是偷著喝。

“實不相瞞,西涼亦如是。

”拓跋昊搖了搖頭。

穆勒洪真聞言,不禁輕笑起來。

接著他讓鐵木塔繼續倒酒,“隻是燕王的酒雖好,但他的刀劍同樣鋒利,不僅我們北狄的眾多勇士死在了他手中,在晉州,你們西涼同樣也死了不少人,不是嗎?”

拓跋昊望向晉州方向,眼中透露出刻骨仇恨,“可汗之言一點冇錯,我西涼十五萬男兒……”

說到這,他端起酒杯再次喝儘。

“爽快!”穆勒洪真同樣又喝了一杯。

鐵木塔再次給二人倒酒。

望向大頌方向,他道:“大頌是我們共同的敵人,燕王也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如果你我想要儘情享用這種美酒,當下隻有一個辦法,滅掉燕王,滅了大頌,到時燕王的一切都將是我們的,大頌的一切財富也將是我們的。

連喝兩碗烈酒,拓跋昊臉色迅速紅潤起來。

穆勒洪真之言何嘗不是他的心願。

隻是他還在努力保持清醒,不讓自己失言,於是他道:“可汗說的極是,會盟後,我們西涼願以可汗馬首是瞻,助可汗滅掉燕王與大頌。

穆勒洪真死死盯著拓跋昊的眼睛。

見拓跋昊目光冇有躲閃,他再次笑了起來。

這時,他伸出手,掌心向上。

鐵木塔會意,立刻將一把匕首放在穆勒洪真手中。

“既然說起會盟,我有三個條件。

”穆勒洪真將匕首插在桌子中間。

“請可汗示下。

”拓跋昊心中惴惴。

這次是西涼求著北狄會盟,難聽一點等於附庸。

北狄自然是要提條件的。

“第一,為確保西涼的誠意,你要把太子交給我們,不過你安心,我們會每日牛羊肉美酒伺候。

”穆勒洪真道。

“父汗!”

聽到這個,鐵木塔忽的一驚。

他們原本的計劃不是這樣。

而是要當場殺了拓跋昊,趁勢滅了前來的西涼大軍,繼而拿下整個西涼。

穆勒洪真隻是抬起手,示意他不要說。

接著他又道:“這第二個條件是西涼向北狄一次性納三百萬兩白銀,之後每年繳納五十萬兩白銀。

“第三個條件則是北狄有戰事,西涼須派兵助戰,且北狄軍隊可在西涼國土上通行。

說完,穆勒洪真隻是望著拓跋昊,等待他的答覆。

拓跋昊湧上來的酒意在這個三個條件下頓時消散無形。

他的手輕微顫抖,這三個條件個個歹毒非常。

質押儲君將讓西涼顏麵掃地。

且等他死後,太子歸來,隻怕已被北狄人同化。

繳納銀子實則就是歲貢,這將掏空西涼的賦稅,之後,西涼越窮而北狄越富。

第三條,北狄的觸角將越過西涼,甚至到達高昌。

“請再倒一碗酒。

”拓跋昊強裝冷靜。

鐵木塔擰著眉頭又再續了一碗。

端起酒碗,他酒碗中的酒液不斷顫動,最後他還是喝了乾淨。

“可汗,冇有討價的餘地嗎?”拓跋昊與穆勒洪真對視。

穆勒洪真搖了搖頭,“今日本應是你的死期,不過我的次子烏蘭巴說得對,攻滅西涼非一日一月一年能為之,到時隻會讓大頌看了笑話,應給你們西涼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們真心臣服,我們自此為兄弟之國,若你們再度背叛,我保證,世上將再也不會有一個西涼人。

鐵木塔握著酒壺的手重重握了下。

他道父汗為何會突然改主意。

原來是他吹的耳邊風,想到這,他頓時氣的肚子發疼。

拓跋昊則瞬間大汗淋漓。

穆勒洪真的意思很清楚了,這次北狄是要殺他的,根本冇有所謂的會盟。

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他正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穆勒洪真又說了一句,打消了他所有的幻想。

“有件事也許你應該知道,我們北狄的火炮馬上就要出世了。

拓跋昊張了張嘴,頹然歎了口氣,“我答應。

“好,哈哈哈…”穆勒洪真大笑起來。

令人取來上麵寫著會盟約定的羊皮紙,隨即他用匕首劃了下大拇指,將血指按在羊皮捲上。

接著他把匕首給了拓跋昊。

拓跋昊猶豫了一下,最終也按下了自己的指印。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

筆趣閣手機版網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