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 第四十九章 常威負傷

-

[]

“殿下高才,世間竟有如此鍊鐵之術,下官刮目相看。

蒸騰的熱氣中,王應汗流浹背,向趙煦施了一禮。

他服氣了,心中的懷疑煙消雲散。

趙煦神色如常,在古人看來這的確如同仙術,在對他而言不過是簡單的知識而已。

不過,這些簡單的知識對他的封地恰恰很重要。

也是他解決封地危機的鑰匙。

如今大規模鍊鐵的技術問題解決了。

大規模鍊鋼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下麵他就能用這些優良的鋼鐵將自家的軍隊打造成一隻鋼鐵之師。

想到此,他不由心中舒暢。

這時,卻見王應突然跪下。

趙煦愣了下,探問:“王主事,這是何意”

王應擦了擦臉上汙漬,言辭懇切,“殿下,王應,卑賤之人,與殿下相談間,對殿下才學深感歎服,望殿下不棄,教下官。

“教你?”趙煦麵露微笑。

王應點了點,“下官心知自己與殿下尊卑懸殊,但平生之誌在此,願付出任何代價,以窺一二。

他出身寒門,但眼見仕途無望,於是遊曆天下,收集天下技藝成書欲遺芳名與後世。

但進了兵仗司,見了燕王的奇術,他恍然明白,自己懂的還太少。

於是不惜不要麪皮跪下相求。

趙煦扶起王應。

定是他剛纔鍊鐵時說的碳,石灰石的作用等震撼了王應。

不過為了求知,寧肯放下尊嚴,這正是他要尋找之人。

也隻有這樣的人能夠習得他從現代帶了的知識,將其應用。

“王主事請起,本王傾囊相授便是。

”趙煦笑道。

王應大喜,“謝殿下。

指著池子中的鐵水,他這次不再故意賣弄,而是細細解釋:“鐵與鋼的區別隻在於其中碳的多少,比方說,這萬斤鐵中碳重在2斤到200斤之間,這就是鋼……”

趙煦儘量用王應能聽懂的語言講解。

王應頻頻點頭。

等趙煦說完,他基本上理解了鐵和鋼的為什麼會有這些區彆,以及如何做實現鐵和鋼之前的轉換。

“冇想到一個小小的鍊鐵竟然含有如此深奧的道理。

”王應嘖嘖稱歎,彷彿趙煦給他打開了一扇天窗。

同時也理解了燕王這套鍊鐵法的原理。

甚至於石墨坩堝鍊鋼他也理解了。

無非是在熟鐵中滲碳,讓熟鐵成鋼而已。

“今後還有更複雜難懂的道理,你現在還願意學嗎?”趙煦打趣。

“殿下,下官餘生再無所盼,隻願在殿下麾下聽聞教誨。

”王應神態堅定。

趙煦微微點頭,“鍊鐵法已成,下麵你便先建二十座高爐,日夜鍊鐵,這幾日再尋石墨,造坩堝鍊鋼。

“是,殿下。

”王應躬身行了一禮。

又望了眼池中的鐵水,趙煦心情大好。

這燕郡工業萬裡長征的第一步算是成了。

從兵仗司出來。

他正要返回王府,突然見燕郡的主乾道北側一陣煙塵翻騰。

數十個騎兵向王府方向疾馳。

趙煦給了徐烈一個眼神。

徐烈立刻縱馬擋在路中間,擋住騎兵去路。

騎兵漸近,見到徐烈俱都停下,注意到燕王也在此。

其中一個騎兵躍馬而下,疾步到趙煦麵前跪下,悲聲大哭,“殿下,常將軍身負重傷,命在旦夕,望殿下救命。

趙煦和徐烈聞言,吃了一驚。

“常將軍在何處”

“就在那。

”士兵指著隊伍後麵。

趙煦越過士兵,見後麵兩匹馬上拉著一個轎子。

掀開轎簾,常威正躺在裡麵,身上血跡斑斑,三支短箭還深入肉裡。

“立刻抬常將軍到王府休養。

”趙煦下令。

這時候冇時間問發生了什麼。

士兵得令,立刻帶著常威向王府而去。

徐烈氣的渾身發抖,咬牙道:“北狄人……”

“先回王府再說。

”趙煦看了他一眼,縱馬向王府而去,徐烈跟上。

回到王府。

趙煦讓鳳兒給常威挑了個院子,派兩個婢女照顧,又喚來郎中,這才問士兵緣由。

“本王不是說了嗎?見機行事,為何常將軍還會受如此重傷?”

一個士兵悲聲道:“本來我們隻是盯著北狄騎兵,尋機殲敵。

“但北狄騎兵過於狠毒,發現我們後,他們進入一村,將村中百姓趕到田壟上輪次斬首,逼我等出戰。

“常將軍不忍百姓死傷,令我等上前交戰,奈何中了北狄騎兵的埋伏,被兩麵夾攻,北狄騎兵箭法精準,我等雖死戰殲敵大半,但亦損失慘重,將軍也受了重傷。

士兵如實一句句說出。

“哎!”劉福也從門房過來了,聞言一聲歎息。

常威走之前,他還特意說過。

但還是受瞭如此慘重的損失。

趙煦臉色鐵青。

他不怪常威,若是自己遇到,也會忍不住出手,即便戰死。

“回來的就剩你們了嗎?”趙煦問道。

五百騎兵出去,隻回了幾十人,未免損失過於慘重。

“我們隻是先回,還有一百多人在後麵。

”士兵道。

“一半。

”趙煦唸了句。

已經不錯了,這些騎兵水準參差不齊。

在精銳的北狄斥候隊下有一半的生存率,還擊退了北狄騎兵,實屬不易。

他無從責怪。

這時,郎中過來了,趙煦令他給常威診治。

翻了翻常威的眼皮,郎中解開常威的衣服。

血汙之下,三隻箭頭深深紮入常威身體。

肩頭一個,胳膊一個,背側一個。

因為天氣炎熱,這些傷口隱隱泛紅腐爛。

趙煦越來越皺眉。

很顯然,常威是失血過多,加上傷口發炎而昏迷。

他抬手試了試常威的頭,滾燙。

心中暗道糟了。

郎中這時道:“將軍失血致使血氣虧虛,這些傷口又加重了傷勢,隻是虧虛補一補便可,但這些箭傷怕會要了將軍的命。

他醫治過許多傷兵,但凡是傷口深又紅腫的士兵能不能活,隻看天命。

徐烈和眾士兵眼眶泛紅,他們當了許多年的兵,自然明白郎中不是胡說。

趙煦同樣心情沉重。

失了常威,他便等於失去一條臂膀。

但古代打仗因傷口感染而死的士兵可比直接戰死的士兵多多了。

除非有抗生素。

“抗生素?”趙煦腦中一樣物質閃過。

常威當前的情況很嚴重,他不能把他的死活交給上天裁定。

如今,隻能試一試了,當然,他是不肯能搞出青黴素這些東西。

但有一樣東西卻有近似的結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