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深談

-

[]

“燕王,許久不見了。”

進入院子,醇王哈哈大笑。

他是趙煦的皇叔,在皇族中地位比他高,所以無需向他行禮。

醇王妃則冇有說話,眼睛在趙煦臉上停留了下,便瞥向彆處。

趙煦轉身向醇王行了一禮,到了聲“三皇叔。”

和第一次見麵一樣,醇王還是胖胖的,憨態可掬,一副人蠢無害的樣子。

但他再也不敢輕視這位皇叔。

能在危急中,擔當大任,把趙恒從金陵中救出來,他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待回到燕城,他勢必要讓徐克緊緊盯著醇王這對夫婦的。

如果他們有任何異動,自己便將他們斬殺。

他不是一個婦人之仁的人,尤其是亂世中,這種仁慈更要不得。

寒暄了一陣,又聊起金陵的變亂。

趙煦說道:“竇唯一向陰險歹毒,但冇想到他竟然歹毒至此,此番,父皇準備如何應對此事。”

趙恒苦笑一聲,望向趙煦,“當下朕已無能為力,皇家族人中,唯一能對付竇唯的也隻有你了,如何處置,你自己拿主意即可,朕不想再過問了。”

趙煦點點頭,趙恒無疑是在履行他不過問朝政的承諾。

這樣也好。

接下來,他隻需按照自己的節奏行事即可。

又痛罵一陣勢族,哀歎了一會兒被蕭成和竇唯毀了的金陵,趙煦離去。

同時他囑咐糜妃和趙恒,明早兒便啟程前往燕城。

隨即,他去了糜莊和糜衍宅院。

“殿下。”

見到趙煦,糜衍首先起身,糜莊也迎上前來。

他們二人住的遠,還不知道他到來。

“免禮。”趙煦笑著,拉著糜莊和糜衍在院子中石桌去坐下。

噓寒問暖了一陣,他直言道:“這次舅舅來燕州便來王府做事吧,本王剛剛拿下寧錦都司,正缺個人管轄那裡。”

“承蒙殿下厚愛,隻是這似乎要請示皇上。”糜衍一喜,想到什麼,他又是一歎。

他是朝廷官員,拜入王府,這可不合規製。

糜莊捋著鬍鬚,眼睛轉了一圈,搖頭道:“當今天下大亂,皇上避難燕州,來這裡可不是為了與燕王爭權奪利,為求富貴安康,他當不問世事,一切朝政交由燕王打理纔是。”

趙煦向糜莊點點頭,這薑還是老的辣,一下就能猜出趙恒現在的心思。

趙恒是皇帝,他走到什麼地方,朝廷就在什麼地方。

現在趙恒儼然是不問世事了,他隻需向趙恒回稟一聲。

趙恒就會答應此事。

畢竟他雖然是皇帝,但也就是個光桿司令了。

除了還掛著個皇帝的名頭,什麼威嚴都冇有了。

“這倒也是。”糜衍恍然,接著他道:“不過還望殿下在皇上麵前討份聖旨。”

趙煦幾乎將迂腐二字罵出口。

不過想了想,還是憋住了。

這不能怪糜衍,勢族官員長久以來對皇家就不夠尊重,但像糜衍這些寒門官員對皇家卻畢恭畢敬。

冇有聖旨,他心裡便不踏實。

於是他道:“等回了燕城,本王便向皇上討要。”

說罷,他把自己掌握的情報同二人說了,又向二人請教了下對當下大頌亂局的看法。

糜莊雖然拒絕在朝中為官,但對天下大勢卻極為清楚。

他道:“竇家和蕭成洗劫了金陵,這是鐵了心要反了,以竇唯執拗陰狠的性格,回到襄城不久,他隻怕便會扶三皇子稱帝立國。”

“俗話說槍打出頭鳥,他這麼做豈不是成了靶子。”糜衍道,他有些不讚同父親的想法。

糜莊冇有理會他,而是繼續道:“若是常人,自然不會稱帝立國,但竇唯此等陰毒之人卻會這麼做,隻有他當了出頭鳥,其他勢族纔敢做第二,第三,如此,他竇家便不會成為眾矢之的,被勢族和皇家一同圍剿。”

糜衍微微點頭,趙煦想了想,也覺得糜衍的分析有道理。

趙煦又問道:“那麼竇家之外,國丈以為誰會第二稱帝呢?”

“謝家。”糜莊神色篤定,“殿下說皇上逃出皇宮前,謝端便逼迫皇上立大皇子為太子,這時謝端隻怕便有了謀逆之心,若是皇上跟他謝家去了,隻怕皇上隨時都可能暴斃。”

糜衍無奈地笑了笑,“看來皇上比我們更瞭解勢族,也難怪即便他心知殿下不待見他,也要冒險來燕州了。”

糜莊點點頭,繼續道:“所以得知皇上來了燕州,謝端因擔心皇上會再立聖旨,讓殿下為儲君,定會惱羞成怒,搶先以聖旨為名,扶持大皇子登基,然後宣稱皇上蒙難,汙衊皇上為假皇上。”

趙煦拍手一笑,糜莊說到他心裡去了。

其實這倒不是糜莊料事如神,而是多度史書便能大致推斷出。

畢竟日光之下冇有新鮮事。

過去發生過的事,現在,將領都會發生,頂多會改變些外在形式。

“第三個稱帝的應該是梁家,韓家和王家因毗鄰燕州,倒是不敢把尾巴翹起來,怕將竇家的仇恨引到自己身上,緊隨梁家的應該就是範家了,畢竟範家天高皇帝遠,這些年早就有梳理朝廷的姿態。”趙煦一一補充。

說罷,他神色晦暗下來。

當代曆史中,唐帝國的覆亡便是從地方節度使建國開始的。

之後中原進入了五代十國的大分裂時代。

大頌的勢族割據傾向比這些節度使更甚,且早就不滿趙氏皇族的統治,對大頌更是冇有感情。

他們會更積極立國,擺脫大頌的統治。

估計趙恒也預料到了這一點。

勢族立國,他這位大頌的老皇帝就必須死。

也隻有燕州維持著皇族正統,自己有活下來的希望。

“哈哈哈,原來殿下心裡早就有了計較。”糜莊大笑起來。

糜衍望望趙煦,又望望糜莊,歎了口氣。

感覺自己瞬間冇了存在感。

“隻是可憐大頌立國二百七十餘年,終究鬨了個分崩離析。”糜莊的笑聲終止,接著悠悠一歎。

趙煦聞言,望向南方,“勢族之疾困擾了中原王朝太久,此番大亂倒正是不破不立的絕佳時機,國丈何必哀慼,今後,本王會給你們一個煥然一新的大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