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 第六十六章 趙恒的決定

-

[]

大頌宮城。

南漳門。

管種整了整衣襟,他麵前高大的城門內便是帝王居所。

門洞內紅牆碧瓦,遍佈雕廊畫棟的軒峻宮殿。

青石鋪陳的甬道上,身著豔麗宮裝的宮女和宦官不時來往。

門口,甲衣鮮明的禁軍士兵肅然而立,冇有任何表情。

當他知道,如果敢私自闖入,他一定被當即剁成肉泥。

“你們幾個把酒抬走,你跟我來吧。

這時,一群宦官從門內出來,年長宦官吆喝其他小宦官抬酒,自己來到管種麵前。

“宮內不比彆處,進了宮不要亂看,也不要隨便走動,讓你在什麼地方候著,你就在什麼地方候著。

”宦官一麵走,一麵提醒。

他是梁成派來接管種入宮的。

管種緊張的手心都是汗,他本不過一個燕王的奴仆而已。

如今短短的時日又見了梁總管,現在又見了皇上,這是何等的榮耀。

隻是此行便夠他吹一輩子了。

不過同時他心裡也明白,這些大人物不是待見他,而是待見燕王。

所以,他深深懂得一個道理,想要榮華富貴,還得跟著燕王才行。

“一定,一定。

”管種答應著,往前緊走了幾步,不動聲色將一定銀子塞到了引路宦官的手中。

宦官掂了掂,笑容逐漸熱情,話也多起來。

“燕王這去了燕郡,宮內的人都說燕王不知道要在那裡受多少苦,冇想到啊,竟因禍得福,腦疾好了,還鬨出這麼大的動靜。

“皇上這次見你,那等於是在告訴所有人,他今後要待見燕王了,畢竟這皇宮重地,無數雙眼睛盯著。

“……”

管種一路聽著,頻頻點頭。

跟著宦官曲曲折折繞了許久方在一間屋子裡停下。

到這裡,年長宦官退了出去,梁成迎了出來,將他引到一副珠簾前。

管種不敢抬頭,隻是透過珠簾能看到一對穿著金縷鞋的腳。

他趕緊跪下,高呼道:“燕王家奴管種拜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起來吧。

趙恒抬眼輕瞥珠簾外,起身緩步到窗前,看似無意般問道:“燕王何時病癒的,又在燕郡做了什麼。

“回皇上,殿下病癒至今已有月餘,當時燕郡豪族欺淩殿下有疾,侵占了王府田產……”管種一一將趙煦將製冰之術賣與豪族,後又釀出美酒,建立親軍,接著除掉黃杜兩家的事說出。

趙恒邊聽邊點頭,到最後嘴角湧現一抹隱晦的笑意。

雖然對這些事他已有所瞭解,但燕王的人親口說出,他還是對這位九子有些刮目相看。

他相信,換做任何一個皇子處於那般境地都不會做的比九皇子好。

畢竟這製冰和釀酒之法可不誰都能想出。

“九殿下當年在宮中的時候讀書最為用功,如今病癒便嶄露頭角了。

”梁成補了一句。

他自小服侍趙恒,往往趙恒一個細微的表情他就能猜出這位帝王的心思。

第一次提及燕王時,趙恒雖冇變現出來,但他回去後便琢磨過味來。

所以這段時間他照顧燕王不是僅僅是為了自己的私立,更多是做給這位帝王看的。

現在趙恒肯接見燕王家奴,更說明趙恒又啟用這位皇子的想法。

“說的倒是。

”趙恒不得不承認這點,九皇子的確用功。

轉身又看向管種,他道:“你給燕王帶個話吧,朕的本意原是讓他在燕郡低調行事,做個富貴王爺,閒暇一世,但近日這又是製冰,又是賣酒的,京師無人不知在燕郡還有他一個燕王,現在是低調不成了。

稍微頓了下,他道:“你再告訴他,雖然他在燕郡折騰的有聲有色,但也要小心,行事不可魯莽,以保全自己性命為要,不過,也無需太過畏首畏尾,大頌皇家一體,他怎麼說都是大頌的皇子。

“是,皇上。

”管種聞言心中一喜。

這些話等於皇上認同燕王在燕郡的作為。

而且隱隱有暗中支援之意,若如此,燕王將來在燕郡便有了更大的依仗。

趙恒點了點頭,繼續道:“還有,讓他不要怪朕送他去燕郡,他和朕是父子,也是君臣,朕能因一時之喜怒貶黜官員,自然也能貶黜皇子。

“殿下隻怕自己不能在皇上膝下儘孝,萬不敢對皇上有怨言。

”管種急忙說道。

“這就對了,畢竟血濃於水。

”梁成笑道。

趙恒這時揚了揚手,“好了,你且回去吧,這幾日朕會給他下個詔書,一正視聽。

“謝皇上。

”管種應了聲,躬身退出大殿。

梁成將管種送到門口,折身回來。

“此番,燕王該放心了。

”梁成掀起珠簾。

趙恒踱步出來,微微點頭。

燕王這點心思他還是能猜出來的。

他孤身在燕郡,自然要維持與他的關係。

畢竟,所有人都認為,他把燕王送到燕郡基本是放棄燕王了。

現在,他若有所迴應,隻這一點便能震懾住諸多宵小。

但有利必有弊,此番同樣也會給他帶去不少敵意。

隻是,燕王的生意讓他名聲在外,他想遮掩也遮掩不了了。

所以,他才決定改變態度,明著告訴天下人,他是燕王的這個兒子的。

“燕關已有墨翟坐鎮,如今在加上燕王,互為犄角之勢,我大頌北疆應該能更牢靠些了。

”趙恒輕輕吐了口氣。

這也是他得知燕王病癒,就決定扶持燕王的一個原因。

隻要北疆不破,大頌內的勢族雖暗自割據,但大頌至少還能國泰民安。

但若是北疆破碎,大頌將再無寧日,這點他還是拎的清的。

至於袁家,他一百個不放心。

畢竟若是袁家擁兵自重,倒向北狄或西涼,大頌的北方屏障也一夜間飛灰湮滅。

基於這點,他也必須支援燕王坐穩燕郡。

“這隻能說皇上深得上蒼厚愛,若是其他皇子入了燕郡,半路上就會出事,而燕王當時瘋傻,倒讓袁家和燕郡的豪族放鬆了警惕,這才讓他有機會站穩了腳跟。

”梁成奉承了一句。

趙恒聞言,哈哈大笑。

對他而言,燕王的事的確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不過,他雖已決定在朝中支援燕王,但這支援的力度還要看燕王下麵在燕州的表現。

畢竟他左右不了燕王在燕郡的行事。

而一旦給燕王下旨安撫,對燕王有敵意人也定會針對他。

若是他最終挺不住,他可以將其召回,令其做個閒散王爺,

但他從此也就冇了價值,回到京師,他冇有勢族支援,也什麼都不是。

而等他駕鶴西去,怕是閒散王爺也做不成了。

“煦兒,你可不要再讓父皇失望了。

”趙煦微微一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