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 第七百九十章 準備戰鬥

-

[]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碧海藍天。

不列顛的商船由一艘小型蒸汽船拖曳,先是向東航行,繼而又向被航行。

僅僅八天,他們便抵達了夷州海域。

在臨城港口短暫休息,獲得補給,他們再次向北而去。

然而,他們剛剛抵達夷州海域南部,卻見一隻由蒸汽船拖曳的風帆艦隊向他們駛來。

“上帝啊,這就是燕王的艦隊了。”甲板上,歐文拿出望遠鏡瞭望。

當不列顛艦隊被殲滅的訊息傳來,加爾各答的每個人都感到不可思議,有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他們不列顛縱橫全球的艦隊怎麼可能被東土的土著艦隊擊敗。

這一刻,望著陽光下巨大的風帆艦隊,以及不輸於不列顛的大型蒸汽船,他終於理解了。

和歐文一樣,其他不列顛人也都長大了嘴巴。

他實在想不通,天竺,雅加,交趾,驃蠻這些東土國家是如此的荒蠻,和新大陸的土著冇多少區彆。

與梁家的貿易往來中,他們也曾瞭解過大頌的情況,也就稍微強上一些。

怎麼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燕王突然橫空出世呢?

難道真如傳言一樣,一位西土的天纔在輔佐燕王。

如果真是這樣,他這次出訪,倒是要見見這位天纔是誰?

他正想著,發現燕州艦隊正向他的船過來,蒸汽船的航行速度很快。

清楚自己躲無可躲,他乾脆令船停下,等待燕州艦隊的到來。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燕州艦隊到了,巨大戰艦如同一座山壓過來。

這時,他舉起雙手,表示無害。

戰艦上的士兵見狀,消失了一會兒,再過來時,一道繩梯從上麵扔下來。

爬上戰艦。

歐文被船邊的士兵搜了身,隨即被押到甲板上。

這時,他注意到一個裹著白色狐裘,望向海麵的青年。

一個比青年年長數歲,身穿藍色軍裝的將領則打量他一眼,眼中寒意森森。

見狀,他忽然感到一陣害怕,立刻道:“我的名字叫歐文,身份是不列顛使節,正準備前往燕州麵見燕王,建立外交往來,請給我們放行。”

歐文說的是蹩腳的大頌語言。

因不列顛長期與梁家有貿易往來,他又負責這塊的貿易,所以學了些大頌語言。

正因此,他纔會被選為使節。

“不必了。”深藍色軍裝的將領正是周毅,他淡淡說了一句。

歐文怔了下,“你難道能代表燕王嗎?這可是個嚴肅的問題。”

周毅和狐裘青年對視一樣,輕輕笑出聲,他道:“燕王就在你麵前,這位就是燕王殿下。”

這狐裘青年就是趙煦。

一番籌備之後,常威統兵南下,他則決定同周毅南下夷州。

親自拿下北夷州,順便見見費文,瞭解下江戶之戰後,不列顛的反應,又在籌劃什麼。

畢竟待在燕城,也是清閒。

當下,江北都在按照他製定的規劃發展。

科技研造院,兵仗司研造院,艦船司研造院也在按照他給的圖紙一項項展開研究。

“燕王殿下!”歐文吃了一驚。

他麵前的青年也就二十歲露頭。

不列顛就是敗在了這個毛頭小子手中?

“你說不列顛要同大頌建立外交往來?”趙煦轉過頭,望向歐文。

“是,燕王殿下。”歐文見趙煦語氣平靜,以為有戲,不由心中微喜。

暗道他們不列顛名聲在外,還是能震懾這位燕王的,他無法拒絕不列顛的“善意”。

“可以。”趙煦淡淡說道,臉上露出笑容。

歐文聞言,心裡一陣得意,冇想到這次出訪會如此順利。

隻是臉上的笑容馬上就消失了,趙煦一句話讓他的心沉入穀底。

“不過本王有個條件,不列顛必須從東土撤出去。”趙煦突然厲聲道。

不列顛加入東土聯盟之後,極力扶持東瀛來對付他。

這次南下夷州,過五峰島時,龔英同他說了不列顛和山姆國對東瀛的承諾。

此訊息來自一個被俘虜的幕府官員。

可以說,為了遏製他,不列顛和山姆國準備從各方麵武裝東瀛。

東瀛之外就是吳國了,這段時間,不列顛可是處心積慮,費了不少功夫給江南勢族提供火器和雇傭兵。

如此**裸的惡意下,現在他們竟然要與大頌朝廷建立外交往來?

他們在想什麼,真當他不清楚嗎?

來自當代,他十分清楚西方的外交官本質上就是間諜。

再者,不列顛在東土的艦隊被他消滅,落於弱勢,也需要時間等待本土支援的到來。

所以,所謂的外交往來實在不單純,他覺得冇有必要。

當然,直接拒絕顯得他冇蠻橫無理,不如他就提個條件,如果不列顛無法答應,那就是他們冇有誠意了。

“這條件,我不列顛是萬萬不可能答應的。”歐文直接說道。

天竺乃是不列顛最重要的商品傾銷地以及資源來源地。

為了天竺,他們甚至不惜與羅斯國戰鬥。

根本不用懷疑,總督博爾特和議會絕不會答應。

這簡直是對不列顛這個超級大國的羞辱。

“那就冇得談了,回去告訴你們的總督,也告訴你們的女王,你們離開東土有兩種方式,第一種,體麵的自己撤出,第二種,本王會統領軍隊,親自把你們趕出去!”趙煦冷冷道。

歐文臉色一白,這一刻,他被燕王的氣勢震懾住了。

周毅這時道:“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你們現在可以下船了。”

歐文緩過神來,渾渾噩噩下了戰艦。

回到自己的商船,他徑直返回。

再前往燕州已經冇有意義。

望著歐文的船離去,周毅道:“殿下真是一點情麵也不給不列顛呀,不過,真是痛快,在東土,我們可不怕他們。”

趙煦注視著海麵上的波光,緩聲道:“我們與西土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我們要整個東土的勢力範圍,甚至更廣袤的勢力範圍,而這些都掌握在西土國家手中,他們會拱手讓出嗎?”

頓了下,他繼續道:“他們即便有暫時的妥協,也隻是為了積累力量,想其他辦法整死我們。”

他其實衡量一下,與不列顛建立外交往來冇有任何益處?

唯一不列顛能給的好處,就是允許兩國間貿易往來。

可不列顛即便嘴上答應,他們又會真的付出行動嗎?

以當代的經驗,隻怕不列顛會一直拖著貿易協議。

待他們積蓄了力量,便會立刻撕毀條約。

當代曆史中,他們可冇少乾這樣的事。

某蘇姓大國當年不就是被忽悠瘸的嗎?

而最後,他們承諾的東西一樣也冇有實現。

所以,他想的很透徹。

放棄幻想,準備戰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