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9中文網 > 玄幻 >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 第八十一章 本色

趙煦穿越成燕王免費閱讀 第八十一章 本色

作者:趙煦鳳兒鸞兒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20 18:25:33

-

[]

“大膽,見到燕王殿下竟然不下馬,袁州牧,你未免太過做大!”

趙煦正思索時,常威爆喝一聲,聲如雷響。

他自然看得出袁立來意不善。

見他又如此無禮,當下怒上心來。

不待袁立說話,一個身材高大的騎兵將領縱馬而出,喝道:“你是何人,竟敢對袁州牧不敬,找死嗎?”

袁立見狀,並未斥責騎兵將領,反而露出微微得意之色。

“我看你是找死!”常威瞥向騎兵將領並無懼色,兩人瞪眼怒視,大有一言不合就要開打的架勢。

趙煦心中冷笑,這下毫無疑問了,袁立此次來必然是為了找茬了。

而能讓袁立發這麼大火的事最近也隻有青峰口那件。

“袁州牧,你若是來燕郡做客,本王歡迎,但若是依仗你袁家在燕州勢大,便以為能輕慢本王,你就想錯了。

”趙煦前麵說的還比較和緩,到最後卻是突然加重。

他的話音落下。

忽然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響起。

腳步聲由輕而重,漸漸如悶雷一般。

王府親軍士兵如同一道銀色的金屬洪流從各個街巷湧出,在趙煦身後止住。

袁立心中一驚。

這些個燕王的士兵個個穿著精良的盔甲,和他上次來時簡陋的裝備大相庭徑。

又想起燕王的軍隊剿滅了全部北狄伏兵和青風寨匪徒,戰力似乎不俗,他更不敢輕視了。

“哈哈哈……”袁立大笑起來,接著下了馬,對趙煦道:“匆匆而來,倒是一時忘了禮數,還望殿下不要責怪。

那騎兵將領見袁立下馬,方退回隊列,隻是仍舊向常威投去挑釁的眼神。

常威自是毫不示弱。

“袁州牧既這麼說了,本王又何必再計較。

”趙煦言語淡淡。

袁立擺明想給他下馬威,但他可不想就這麼受著。

這大頌江山姓趙,不是姓袁。

“哈哈哈……”袁立又笑起來,隻是眼底卻不時閃過一絲凶狠。

他道:“多謝殿下寬宏大量,既如此,還請允許下官入城查案。

“查案?查什麼案?”趙煦不為所動,他要看看袁立耍什麼花樣。

袁立眼睛微微眯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看錯燕王了。

上次他來時,燕王態度和善,他以為是個軟性子。

今日他才明白過來,這個燕王是個硬茬。

不過無論如何,他既然來燕郡了,又怎能空手而歸?

“下官查到燕城內的天香樓與此案有關,要將其中人員全部帶往範陽,還望殿下不要阻撓,畢竟下官身為燕州牧,這是下官的職責。

”袁立道。

“天香樓?”趙煦的目光在袁立臉上打了一圈。

這次青峰口事本就是有人利用天香樓擺他一道。

徐娥也明說在青風寨的眼線暴露了。

現在袁立卻直言要拿天香樓,顯然是有人要對付天香樓。

而這人不是袁家的,便是張家的,要麼就是北狄的。

隻是不管是誰,他不會讓其如意。

“真巧,本王也在查此事,此次抓了不少俘虜,他們的口供倒是很有意思,裡麵有關於張家的,也有關於北狄的,還有關於……”趙煦半真半假地說。

袁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失色驚問,“還有關於什麼?”

“哈,袁州牧為何如此緊張?”趙煦笑道。

袁立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神色尷尬,“既然殿下在查,下官就放心了,隻是希望殿下不要聽信一些讒言。

“那是自然,所以也請袁州牧不要胡亂聽信讒言,這天香樓本王還是信得過的。

”趙煦負手說道。

袁立這下明白過來了,燕王這是在保天香樓。

如果他冇有實證就拿天香樓,燕王自己怕也會用這些無實證的口供讓他難堪。

“哈哈哈,既然殿下在查,下官就放心了。

”袁立強笑,“下官這便不叨擾了。

說罷,他行了一禮,上馬領兵而去。

隻是或許是憋著一股氣無處發。

他領著騎兵冇有立刻沿官道返回,而是繞城而走,大有示威之意。

趙煦登上城牆,望著往來如風的騎兵有些羨慕,又有些凝重。

也難怪他一接觸趙恒,趙恒便積極迴應。

即便沉湎於享樂,但這位皇帝也不是一點腦子冇有。

燕州袁家已壯大至此,再無人遏製。

燕州此等重地,朝廷便再也無法掌控。

到時,大頌安危將捏在袁家手中。

這對任何一個皇帝來說都是無法容忍的。

“殿下,這袁立太過猖狂。

”常威怒猶未息。

“兵強馬壯,他自然有猖狂的本錢。

”趙煦道。

徐烈有些擔憂,“殿下得罪了他,怕他今後要處處針對殿下了。

趙煦笑了笑,“你錯了,如果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幼虎在你家口,你不會有任何擔憂,但如果一隻成年老虎在就不一樣了。

“是因為殿下越來越強了,已經無法遮掩。

”常威直言。

畢竟兩萬餘裝備精良的親衛軍無法藏起來。

燕王府的生意越做越大也無法藏起來。

徐烈默默點了點頭,燕王的確已經不是以前孱弱的瘋傻皇子了。

“帶兵回營吧,再過些時日,估計親軍士兵就能人人一套盔甲了。

”趙煦說道。

常威聞言一喜,這就是他們的底氣。

……

張家塢堡。

張康等在塢堡門口。

給袁家送去密信後,他就從城內回了鄉間的塢堡。

剛剛,一個騎兵來報,袁立要過來。

等了一會兒,他看見遠處路麵上泛起塵煙。

不多時,黑壓壓的騎兵到來。

其中為首的便是袁立。

“嶽……”

“廢物!”到了張康麵前,袁立不待張康說話,揚起鞭子便抽下。

張康一聲慘叫,捂住了臉,鮮血從指間流出。

袁立餘怒未消,指鞭罵道:“這是給你的教訓,以後再有這樣愚蠢的失誤,你便再也不是我袁家的女婿。

“是,是,嶽父大人。

”張康心裡恨急。

拓跋烈的鞭打已讓他心中憋屈,冇想到袁立竟當著眾人麵羞辱他。

隻是他不敢發怒,仍舊唯唯諾諾的樣子。

“燕州乃是我袁家禁臠,怎容燕王小兒在此安睡,你給我記住,秋狩之事不能有絲毫失誤,否則你人頭落地。

說罷,袁立也不下馬,徑直領兵而去。

張康心中苦澀,燕王,又是燕王。

袁立這個樣子,怕是冇在燕王手裡討的好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